远星4213

怎么说呢,目前在王者里主吃铠约,不拆不逆。最爱的也是守约,我日常摸鱼基本都是他。现在正在水彩复健,守约的各种造型会相继和大家见面。好担心他会被自己画毁。

我是要更哪个呢……
p1是吃倒闭梗的在线沙雕文
p2是这几个月开过或者还在连载的坑
有一些文的文风因为开坑时间不同,文风也会有所变化

是自设呀,尝试下新的上色方法
不过没啥细节,线稿也没修,你知道抖动修正0的线稿画啥都抖抖的吗
我不会上色_(:з」∠)_

她与城(二)

好的,死活憋不出几个字

其实少年就是铠啦…… ,依旧微铠约,和火昭合作的。@琳度火昭 该你写一下约约那边的事了,虽然我知道你在忙画画。(「・ω・)「嘿

就只能,再到下一世了吗……

这是少年意识模糊前,所想的最后一句话。

“醒了?”

少年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是豪华的天花板。继而转头四处张望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年轻而知性的女性的声音。

“你是……”他转过声源的方向,看到的是一个浅绿发色的女性,披散着长发,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

“我是这座曙光之城的守护者。”

曙光之城?少年反应过来,这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地方,若是这样,这座城的管理者极有可能就是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个人。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少年对城的守护者发出疑问。

“曙光女神吗?”

“是的。”女神毫不犹豫地答道。

“终于……找到了。”少年终于放下心来,他松了口气,这几世的轮回总算没有白费。

如果有了可以守护城的力量,那就必然……可以见到那个人了吧。

“所以你是来找我的?”

少年愣了愣神,略略点头。

曙光女神微微一笑,将早已准备一针筒的蓝色液体注入少年体内。“不必担心,这是能让你伤势快速恢复的药剂,昨天帮你打过的。”

“这个,一天几次?”

“只能用一次。用多了身体会适应不来。”简而言之,是这幅身体强度适应不了药剂的恢复速度。“而且这类药的副作用是〖痛感屏蔽〗,让人感受不到痛楚。”

原来如此,无法感受疼痛啊……

“这里只有您一个人住吗?”

“对啊。”女神给少年打完药剂之后,走到远处的窗口,背对着少年。这个背影,给他最深刻的一个词,是孤独。一如当年的自己。

“您……有什么心事吗?”虽说这么做有点不太礼貌,少年还是问了起来。

“我,一直有件遗憾的事,就是没有好好和唯一的好朋友告别,没有好好和她痛快淋漓的打一场。”

“是战争女神雅典娜吗?”

“是的。”背对着少年的女神看着窗外的秋色,想起记忆里挚友的脸,却是有些模糊不清了。“听你这么说,我想你一定是见过她了。”女神转过身来,柔软的裙摆随之舞动,长发飘然,宛如降临人间的天使。

“嗯,在几百年前。”少年点了点头。

“如果你来晚几年的话……”

“但我来这,不只是为了传承……”

“我知道。”女神叹了口气,走到门口时对少年说道。“这个房间里有些吃的,在你床边的橱柜里,想吃什么随意拿。”说着,女神便关上门离开了房间。

女神其实并不太会照顾人,但却喜欢和人接触。特别是这个少年,有种亲近感。可当时为什么去救他呢,明明不远处也有人会经过那个纪念碑的。或许对女神来说,他的灵魂的特殊性引起了她的注意,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灵魂经历几世的例子,少年是一个特例。还有一点就是,他像极了以前的自己,那个遥远时时间轴上模糊不清的小小的自己,那个对于某种事物充满执念的自己。



女神喜欢画城,闲来无事时,她会画下自己心中的,理想中的城。这座城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舍弃的地方。无论是从她初来时的城,还是到现在欣荣起来的城,都是用她的双眼亲眼见证过的存在。

这座城,是注入她心血成长起来的。对女神来说,这座城如同她的孩子,她看着它如何一步步地成长起来,如何一步步地独立起来。很多时候,女神会感慨,城或许不需要她的守护了吧。

是这样吗?

真的是这样吗?

【城】作为〖神之遗迹〗而存留于此,必然会招致地界的恶魔们强烈的反感。所以,在她离开之前,必须要找到能继承她的意志的继任人。

自那纸百年停战协议,已过了几百年,停战的敌方大都恢复了元气,可女神的神格却是进一步的崩坏了。






【铠约】初逝初始(八)

虽然有点跳了,眨眼补帧吧……我觉得打戏要写好几章_(:з」∠)_

守约的近身战还没写到,hhhhh

“阿铠,要上了。”狼耳青年持着手中的一把手枪,安好装满子弹的弹匣后,扔给驾驶座的铠。

“好。”右手接过手枪,甩了甩手腕,银发男子皱眉,果然右手拿刀拿久了有些不适应。继而把枪换过左手。听着身后守约整理枪械时发出的金属碰撞声,右手往后一伸,对方果然将余下填满子弹的弹匣一并给了他。

几分钟前,因为一声枪响,守约的左臂中了弹伤。肌肉的拉伸传来的痛感只会让本就处于三年未锻练过的身体的体力迅速下降,使用狙击枪时的后座力只会使体力消耗得更快。越是这种紧要关头,越是要速战速决。

将弹匣装入腰间的扣包,摸了下枪口,平日里温和的眼眸中多了几分狠戾。

接下来,便是给予敌人重创的时刻了。

“阿铠,你去吸引他们的注意,我来帮你解决对面的狙击手。”

“一切小心。”

“嗯。”

虽说有些生疏了,但天生的战斗基因和那几年的训练足以让他们形成默契般的配合。

铠和守约下车后分别往不同方向跑去。铠冲进了人群里,持着手枪,枪枪击中要害,基本一枪带走一个人。守约则是躲到可以隐蔽身形的地形,在偏高一点的地方进行伏击。

手中的弹匣已经扔了好几个,可敌方人数却不见少。

“啧!”铠本以为手枪的子弹已经够用了,没想到还是要用到那一招。

蓝色的烟雾开始环绕于银发男子四周,他一边用手枪打着,一边让魔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于身上。

手枪里的子弹在铠变身的最后一刻刚好用完,手枪被随意丢到一边。取而代之的,是召唤出来的魔刃。

面对一大波敌人,铠冷哼一声,将魔刀扔向最先的四人。刃锋回旋于四人之间,继而回到主人手中。被击中的四人纷纷倒地,身体被腰斩而分成两半,肝肠顺着切口流到尸体的外侧,死相惨烈。绕是一帮杀人的好手看到此种情形,也忍不住一阵干呕。

面对突然袭来的魔刃,一群人如同雕塑般静止了。他们想起了前几年在行里疯传的,关于〖魔人〗的传闻。

魔铠加身,手持星刃,呼吸之间,敌命丧矣。

确实如此。虽说〖呼吸之间〗太过牵强,但是铠杀敌的速度也是极快,不一会儿就倒了一地。

处在铠敌方的众人心底一寒,无疑,这场战斗他们在人数上形成了可观的优势,个个也都是把好手。可他们却是忘了,面前这个身披魔铠之人曾经有过的一段杀戮史——以一人之力将家族覆灭之人。

“瞄准!”

“是!”

首领一声令下,颤抖的狙击手仿佛打了一针强心剂,对他来说命令即是一切。

他直了直身子,挪动枪口对准了铠。然而金属形成的反光,却让躲在暗处的守约捕捉到了。

在狙击手动手之前,一发子弹命中了他的头部,正中眉心。血从脑门的缺口喷溅,除去地面可见的血迹,血渍也在首领右手手背上残留着。

首领的手不禁颤抖地紧握成拳状,他到底还是恼怒了。他就不该相信那个贩子会卖什么好情报,然而他也知道,并不是每个干情报买卖的,都会将自己所知道的情报一五一十的告诉寻求情报的买主。

但是这桩单子,做得太亏了。

〖噗呲!〗

又一枪,首领身旁的另一名狙击手也倒下了,死相与之前那位如出一辙,正中眉心。

不必猜,这必然是守约。

〖绝影〗这个称号可不是随便加上去的。当时尚未成名的守约在和一帮子爱瞎打闹的朋友们聊天。偶然间就聊到了称号这件事,守约是个神枪手,玩什么枪都行,最要紧的是,比狙击没人比得过他。而且谁在模拟战中对上他,连他半个影子都没看到,就被一发打死了。

〖绝影神枪〗,虽然二是二了点,但的确符合守约这样的(打人)风格。

【铠约】初逝初始(七)

我是受刺激了还是受刺激了,后面有点写不出来_(:з」∠)_
下一章会有点跳,但是,那是有生之年第一场,打戏_(:з」∠)_

第二天早上,铠和守约准备妥当后,便开始继续向目的地进发。这一路上,百里守约隐隐感觉到不对劲,昨晚的夜市里分明有强烈的充满敌意的视线,按理说,那个地方不该有自己的仇家才对。

这只能说明,怀着恶意的人们找上他们了。若是这样的话,必定,会有蛰伏着的家伙在前路等待着。

之前的那帮黑衣人在早已埋伏好的沙丘顶端等待着目标。他们躲藏在大石块的阴蔽处,个个手持枪支蹲着坐着,其中一人拿着远距望远镜,应该是这群人中的头领。他在观望,远处的小黑点引起了他的注意,它在公路、上移动着,约莫过了几分钟,才看出是一辆小车的形状。

那人用望远镜对准小车,果不其然是他们的目标人物之一,杀手排行榜第一,外号破灭刃锋的男人——阿尔卡纳•K•凯因。据说他有一位搭档,那个人的实力和这个男人不相上下,总是潜伏在暗处的致命杀手,悬赏排行榜第一,外号绝影神枪的人狼混血——百里守约。被他盯住的目标,稍不注意就会被一枪爆头。但他与前者相比,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不善近战。可若是将他们放在一起,从近到远,都是他们们攻击范围,这种攻击短时间内能起到很好的先发制人效果。但这种作战只适合突袭。,时间越长,其弱点也就越明显。若在正面对战中,狙击手的位置最容易暴露,也最容易陷入被动。而这,也是击杀他们最好的突入点。

“阿铠,小心点。”

百里守约看着窗外漫天黄沙和前方此起彼伏的沙丘,对铠说道。

铠听到这句话时,缓了几秒,答了声: “……好。”

铠从车里的后视镜看着身后的人,他不确定,对于守约的变化他还没有适应过来,甚至说有点不确信。这是他那个笑得温柔的,那个正常起来的,冷静分析的狙击手,他最喜欢的人——百里守约。

“晕车药吃了吗?”

“嗯。”他向铠瞥了一眼,“阿铠,你是不是……”守约很想说出他的疑虑,却欲言又止。

“怎么了?”铠问。

“没什么。”

【砰——!】

正在百里守约想着什么的时候,他看见左边的车窗玻璃被什么物体撞开了花,发出【咔啦'】的声响。左臂瞬间疼痛起来,那个物体没入了自己的左臂上方,伤口涌出鲜血,顺着手臂滴落到车内铺着的小毯子上。得快点止住伤口才行……

“守约! ”铠猛的踩下刹车,慌忙回头看向身后人。只见守约正捂着流血的伤口,旁边是刚从后备仓的行李上拿来的药箱。

“中弹了……”

铠从驾驶位拿起药箱翻开,将最显眼的绷带拿出一匝。

“先止血。”说着将左臂上的伤口作了简单的包扎。

“阿铠,继续开!我去拿枪!!”

“可你的伤……”

“别管了,快点!”

“好!”

有人在没有任何指示的情况下,开了头枪。【砰——!】子弹打穿了目标车辆的后车窗。

“蠢货!”头领气得恨不得用拎着枪把子的手掹敲右边开枪那人的头,而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目标车辆正在接近他们早已布置好的陷阱。

另一边

苏烈和玄策一行人从另一条路线出发,目的是直捣敌方老巢。

在某基地的地下,红发狼耳青年走在前面,大叔紧跟其后。

“大叔,我闻到了。他们的走私物品在这里。”狼的嗅觉很灵敏,所以,寻找走私物品的位置,交给玄策来做再好不过。

我偷懒了……
很正常的坑一把二徒徒 @离归

嗯,草稿中,我写打戏很磨唧的_(:з」∠)_

【铠约】初逝初始(六)

这章偏铠视角,为什么呢,大概就是讲……算了,你们看文体会一下就知道了。_(:з」∠)_
上帝视角,也是难得的4000+

     一大早,铠和百里就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将它们放到汽车的后备仓。

        “守约,你确定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

        “嗯……”

        “记得把枪带上。”百里转身进到武器库里,拿出一把最好的狙击枪和一把看上去破得不能用的猎枪,放到车上。作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选一把好枪是必要的,但对于守约来说,最初的那把一定会带上的,这是他的父亲的遗物。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行。”他这么应着。

        把枪放到车上的后备仓时,百里似乎记起了什么似的,将刚合上的大门又打了开来,钻了进去。看到这一幕的铠连忙跟了过去,身前的百里贴墙跑着,足迹幻化成片片枫叶每停留半秒就消失一片,再在主人的身后又幻化出来。这种状态下的百里,以铠的速度有点难跟上,但也仅限于难跟上这点。

        百里守约终于在一处闲置房间的橱柜前停下脚步,从里面翻出一个药箱,将药箱打开检查药品有没有过期。这时百里的身后传来向他靠近的脚步声,不到半分钟,铠出现在他的身后。

        “守约?又忘了什么??”

        将不必要的药物整理到橱柜中,剩下的放在药箱里。百里将药箱合上,起身将手中的东西递给铠。

        “绷带和外用的创伤药。”

        “都在这里了?”

        “嗯。”他点了点头。

        铠无奈地笑了,将手中的药箱拿左手单抱着,右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似乎……并没有拒绝的意思,一个月前他做这个动作时,百里是躲开了的,而现在变得比较能和人亲近了。

        “走吧。”铠拉起百里的手往大门的出口处走去,被拉着走的百里眨了眨眼,向前走两步,与前面的铠并排走着。

        铠看见守约这样,瞳孔不自觉收缩了一下,想起以前的守约也会做这样的动作,不过比起现在不同的一点是,那时的他会笑,现在只是看着前方并排走着而已,面无表情的。

铠也不说什么,刚才的一幕,只当是个错觉。

两人走出大门后,百里脱开了铠的手,将原本合上的车后备仓的板子打开,将药箱放在行李箱上,用绳子固定后,关仓。

铠一如既往地坐在驾驶位,而守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进去坐好后,将门用力合上。

  “守约,需要开窗吗?”铠看着上方的后视镜,身后的人似乎在漫无目的地看着风景。

  “嗯。”狼耳青年应了一声,而后车窗在他面前打开了,一股强风顺着车窗处的缺口灌入,之前闷闷的空气也被清新的空气所代替。青年的头发随之舞动,却也因此,身体不自觉地缩成一团。

  “冷的话把窗关了吧。”

  青年只是摇了摇头,他并不希望这样。“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过后,就会进入一片沙漠地带,那边的风所卷起的沙尘造成的结果必然是车内密不通风的状况。他只想多呼吸呼吸这样的空气,一坐车关窗就头晕的感觉可不好受,他晕交通工具,这点铠还是知道的。

  所以铠在出发之前还是把一张暖毯放在副驾上,他知道守约在这方面很执着,即使风冷到让他受不了缩成一团,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关窗的。

  “把这个披上。”铠将暖毯从副驾上抓起,递给后座的恋人。

  “嗯。”百里接过暖毯,两人的手相触时产生了巨大的温差。铠的手可能是因为魔道的奇迹之力的作用,依旧温暖,而守约并没有那种特殊的体质,在冷冽的风的强行吹打下,体温也渐渐变凉。

  “别再让自己感冒了。”

  “嗯。”百里闭上了眼睛,这种时候还是先睡一会儿,几天不睡可是很累的。

  上次感冒是什么时候呢,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那时的自己有个安心的依靠,他的弟弟,还活着。

  

  那是铠和百里刚好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

  那一晚,夜色安静得吓人。开阔的草地带着虫儿演奏的欢快乐声,在草地的远处,是一片连着公路的树林。幽森的密林中,啄木鸟打着节拍的声音被呼啸而出的一辆黑色轿车掩盖,它穿过树林,继而出现在虫鸣的草地上。

  车前座上坐着两个人,是铠和百里。挨着百里的车窗半开着,夜风可不比白日温暖的凉风,带着阵阵寒意。

  

  『又感冒了?』铠摸着百里的额头,有些发烫。担心的问。

  『嗯……』

  『这次又因为什么?』

  『不想说……』

  『那你就好好休息吧,任性的家伙。』那时的铠按住百里的头让他靠在肩膀上,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带着一丝宠溺。

  『嗯。』

  幸而那次的任务不是什么危险的活,不然这样的两个人一起行动的话,反而是一种拖累。

  啊,如果一切都是梦就好了,于此刻之前的梦境,没有破碎的话……

  百里如此想着,渐渐进入了梦乡。

 

  “守约……”

  阿铠?

  “守约,该醒醒了……”那声音里悲痛欲绝的情感,竟然让他如此心疼。所以在这个梦里,他是死了……的吧。

  啊、啊,该醒了吗?可是那个声音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撕心裂肺呢……这不像梦啊……真的不像。倒像是,经历了自己的另一世,那个〖自己〗生活在战争不断的年代。那个自己啊,被谁杀死了,又被谁找到了……他不清楚。他只知道,最后一眼看到了铠,嘴角尝到了他落下的咸咸的泪水,还带点血腥味。那时的爱情啊,是多么奢侈的一个词,他们共同经历了很多事,却终究是,以遗憾收场。

  

  当百里睁开眼时,驾驶座上的人依旧在专心地开着车。

  “阿铠。”

  “怎么了?”铠对着后视镜瞄了下后座侧躺着的人,他似乎,也在看着自己。

  “好像听到了阿铠在叫我。”

  “不到目的地之前,或是用餐时间,不会叫你起来的,你可比我更难睡着。”铠轻笑出声,估计自家的那位睡迷糊了。

  “……”没有风……守约坐起来,变闷了的空气让他陷入头晕的状态。看着窗外,车窗紧闭着,外面黄沙漫天。是必经的沙漠地带,原来已经睡过两小时了。

  “对了守约,你那条毯子先盖着,热了就放旁边。”

  “嗯。”守约显得有些难受,没有了风的流动,在二人间就迅速形成了不可见的屏障,他们之间,似乎无话可说。更多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守约,看前面。”百里转头,远处泛着点点绿意。是绿洲!嘴角不自觉的轻微上扬,而这一幕,开着车的铠并没有看见,应该说注意力都用在赶路上了。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十九分,离开车前,过了几个小时?起码六七个钟吧。原来自己睡了这么久,难不得会感到缺氧。

  “……一小时能到吗?”

  “不能。”说完铠把一片橙色的东西递给身后的人,百里接了过去,是今天早上切完剩下的橙子皮。“难受时就闻一下,这能对你这长期晕车的症状减轻一点。”

  狼耳青年嗅了嗅,症状的确减轻了不少。稍微舒服了一点,但头晕的症状还是没能完全消除,便继续躺下。

  两个小时后,载着铠和百里的车到绿洲的一个镇上某处宾馆的停车场停下。

  “守约,外边有点冷,记得把毯子带上。”

  “好。”

  难得来到绿洲的两人,想去逛逛这里的夜市。这边的本地人个个戴着头巾,当然,也充满了从各地而来的旅客和商人。

  “里,要曲,那力?”听到如此憋脚的普通话,百里的耳朵抖了抖,就要往那方向走去。

  “守约……!”行动总是快过脑子,看着抽身过去的狼耳青年,铠的左手在说话前已然抓住了百里的小臂。对方转过身,看着他的表情,和之前的动作又重合了一遍。

  “去看看。”

  铠的左手终究是松开了,任着百里走过去。

  铠呆愣了一秒,他看到了,百里的眼睛在笑,而嘴角的弧度看起来还是和之前那样呆板。

  铠看着守约的背影,叹了口气,他应该早就发觉了恋人的变化才对,可笑的是,自己竟然把这种变化当作错觉。他早该想明白的,从今早开始,守约就有了些许不同的感觉,没有之前那种灰冷的特质了。就连动作,眼神也发生了变化,反应也变得快多了,也更加亲近人了。如同覆盖在百里身上的那一层冰霜开始褪去,他还是那个温和的他,一如初始的他。

  即使只有一点点,铠也能感觉得到,他的守约,已经回来了。

   

  另一边,某酒楼的顶层,聚集而来的人群开始热闹起来,他们透过落地窗,看到了人群中两个特殊的存在。

  “哎哎,你看他们是像不像三年前的那两位……”

  “看着是有点像,他们不是早就消失了在嘛。”

  “他们从来都是一起行动的,看那两人的特征完全吻合。”

  “说起来也是,不过他们的标志性武器是一件也没见着。”

  “那个情报商提供的消息不会错,他们就是我们要追杀的目标。”

  “你忘了我们为何要埋伏于此地了吗?”

  “当然是——”

  “等待猎物上勾啊。”

  

  另一家酒店中,也藏着一群伺机而动的伏击者

  “我说……”一头红发中夹着一缕白,长着棕红色狼耳的男子,对着粉发高马尾的女子问。“姐,这样等着很无聊啊,就没什么可以玩的?”

  “没有。这里一点小动静都会引起极大的反应,就和蝴蝶效应一样。”

  “蝴蝶效应?”

  “我们先按兵不动,等到那边有动静再出手。”

  “是嘛……”狼耳男子摆了摆尾,靠在紧闭的玻璃窗前,过了几秒,他似乎看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由不悦改为欣喜。“姐,你过来!”

  本来沙发上坐着,拿着电脑工作的粉发女子眉头微皱,还是放下了手头的活。她走了过去,来到他所在的玻璃窗前,往下一看。远处街道两道模糊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虽然模糊,但她确信,她那消失了许久的两名战友——出现了!!

  他们来了!!!

  

  与此同时,在夜市的一头,一个身着武士服,手持日本武士刀,披散着钴蓝色长发的男子和一位来自西域的航海商人打扮的金发碧眼的男子发生了争执。在当地人看来,这种文化差异语音不通的对话似乎成了常态。

  “里、要去那力?”蓝发男子耍着憋脚的中文,开始向金发男子搭话。

  “What?”奈何,金发男皱起了眉,表示听不懂他说的话。

  于是两人开始上下比划起来,玩起了你做我猜的游戏。

  “噗嗤……!”从人堆里挤出来的守约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嗯,纯粹被逗笑了。

  过了几秒,铠也钻了出来,看着自家恋人难得的笑容,望出了神。

  “阿铠。”

  “嗯?”恍惚间回过神来的铠,应了一声。

  “走吧,去买点好玩的东西。”百里的眼睛在眼框里转了一圈后又停了下来,向着夜市深处的方向看去,那里,似乎藏着什么。他抓着铠的右手,向夜市深处进发。 

   “好。”话虽这么说,铠却发现,百里现在的耳朵竖得直直的,这说明他已经进入了警戒状态。也就是说,这附近有什么东西盯上他们了。狼的直觉很敏锐,越是危险的东西,就越想去一探究竟。

  就这样,两道身影融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热闹非凡。

  围绕着两人的两股势力凝集于此。一方,是要终结他们;另一方,却想引蛇出洞。这么一来,这两股势力终究会碰到一起,相互厮杀。

  现在,两方势力都各自打起了心眼,前者趁着深夜出了城,后者则是打算静待时机,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不过如此。

  

  一切显得极其安静,却又危机四伏。

她与城(一)


咳咳,重发一遍,发之前忘了说一件事。

@琳度火昭 这是和火昭写的那篇黄沙之后有点关系,有点伏笔,微铠约。_(:з」∠)_
有点短小……

〖天使铠的上代守护者,曙光女神与她的城的故事〗

这座城,是神的遗迹。

这座城,受着曙光女神的庇护。

在远古时期,神在这片大陆创造出神迹。当时的大陆原本存在着人类,为了便于管理,各神被神王分配到了各自的辖区。

曙光女神便是作为这座城的管理者与守护者,来到了她所属的辖区。

当时的人们思想还未开化,也就不存在【城】的概念。为了引导辖区的人们把城建起来,女神把这些人的当中地位较大的长者聚集起来,教与他们生活上的各种技能。并让长者们回到各族后讲与族人听,并让他们也学习技能。

一段时间过后,城慢慢建起来了。自城建起来后,没有了大型野兽的侵扰,人们睡得安心了。因此,女神在城中有了一定的威望,便开始传授他们知识,天文地理,包括神明们使用的魔法,一并教授。人类最不缺的就是求知欲,他们学得很快,并能够学以致用。

久而久之,这座城,在女神的指引下逐步焕发生机。

然而,就在女神管理好了【城】时,天神对这片大陆降下了天灾。她知道,神王似乎放弃了这片大陆。她知道,自己再久留便不能回到神界。但,她也知道,若离开了这座城,她会后悔。

曙光女神,是看着这座城是如何建立起来的,这是她所付出的心血。她和城里的人们打好了关系,这是她想维系的状况。她想要守护这的人们,守护这座城。

〖光明啊——请守护这座城!!〗

女神心里默念着,召唤出战铠和光剑。曙光女神,正如她的称号一般,给人以希望之光。

那时的女神,是新上位的新神,也是神界的新一代天使长。作为一名优秀的战天使,她知道如何在战斗中取得先机,并趁对手不注意,一举歼灭。

第一场为城而战的战斗,她赢了,却是赢得不轻松。女神身边没有铠甲用保护的地方呈现了大小不一的擦伤,她高举手中的剑,如同进行着神圣而庄重的仪式一般。

【城】作为〖奇迹〗存活了下来,从远古时期存活至今。

人们为了纪念曙光女神为捍卫这座城所创的丰功伟业,在这座城的中央广场,为她雕塑了一尊与她无二的女神像。

但是,人们并不知道,女神的神格经过这纵长的时间线,于此刻出现了微不可见的裂痕。在神格崩裂之始,她便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于是,在经历了勉强守住这座城的战斗之后,曙光女神与地下的入侵者作了个百年停战协议。双方都很清楚,再耗下去只会两败俱伤。

此后过了几百年,一名少年逃出了城外,奄奄一息地倒在一处残破的纪念碑前。少年身上带着骇人的几道刀伤,远处枪声不断,仿佛在宣示着这座城市的主权。